关灯
护眼
字体:
019.几番试探
都市 目录 推荐 下一章
     深度染指:政妻太撩人最新章节列表    http://wap.xs1002.com/ 深度染指:政妻太撩人,019.几番试探

    破裂的情节猜想,让她此刻的心情有点复杂。舒悫鹉琻女人旋个身,本打算往外走,腰间陡然被一双大手拥住,西子吓得差点尖叫出来。

    “西子,你是不是以为我要死了?”半开玩笑的口气,却一语戳中她要害。

    她一直觉得南煜沉是有某种超能力的,许多事根本不用说也完全瞒不过他的眼睛,在他面前她就像是个透明人,透明到她有几根头发丝儿他都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西子没有说话,男人温热的气息在她颈窝处游刃起来“我的这条命可硬着,阎王爷想拿去还得看看他有没有那种本事。”

    西子假意掀了掀嘴皮,“南煜沉,你这样三番两次试探我有意思么?”

    他看似心情不错“我只是想知道,如果我真的倒下了,你会不会在我尸体上再补两脚。”

    “我原本是打算这么做的。”西子转过身面对他,“只可惜你不会给我这个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太诚实可不是件好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我习惯了不说假话。”

    她脸上的表情同他一样,没有过多浮躁的修饰,南煜沉是冷的,这种由骨子里散发出的寒意哪怕是笑着也会让人忌惮三分,正是西子这份与世无争的淡然,才有足够的攀附力像个寄生虫般在他身边栩栩如生。

    要换做别的女人,早就被他碾成碎渣!

    男人在她肌肤上落下个吻,“你方才有没有一丁点在乎我?”

    这样的转变太快,让她没有立刻反应过来。原也是一句云淡风轻的话,南煜沉生性凉薄,对待谁都表现得孤冷无情,西子并未将他这句玩笑话听进去。

    “有。”她回答的极为敷衍。

    压在她背椎上的大手突然紧了下力道“这话我爱听。”

    在他的屋檐下,她能说他不爱听的么?

    “西子,还没有哪个女人能从我手里把我的命收走。”他拉住她的手,西子迫不得已迎上他刀刃剜骨似的目光,南煜沉长相的确出众,若不是他身上那种难以让人亲近的冷骜,不知道会有多少女人飞蛾扑火。

    他把她的手贴在自己胸膛上,“你是第一个。”女人掌心挨着的地方,不偏不倚留在他的心脏上,不知情的还以为男主角在煽情的表白。西子触及到了那条因特殊处理而变得很浅的疤痕,不仔细看根本很难发觉。它印在健硕的心脏处,不仅不失美感,反而多出另一种有型。

    这样的痕迹,是子弹穿膛留下的记忆,当初这一枪差点要了男人的命!

    “南煜沉,你就是为了这个回来报复我的么?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说不是呢?”

    这话西子自然不会信,在他面前如此不知死活还能活到现在的,她是第一个,他不玩死她已经是谢天谢地,还敢说不是报复?

    西子暗暗握了握手心,南煜沉几乎没给她任何走神机会,男人的吻如雨后春笋般席卷而来,她根本没有半点招架能力;亿万继承者,帝少的甜妻。

    西子说,这是一段孽缘,看似有着灰姑娘与王子般的美好。

    南煜沉不是王子,他是恶魔,她亦不是灰姑娘。

    人活着,一是为了等死,一是学会接受,接受那些我们无法改变的不公平。既然她无法改变什么,那还不如欣然接受。

    南煜沉将她按倒在床头,右手略显粗鲁的攫住她下颌骨,“西子,你说,我有多久没要你了?”

    她盯着他的眼神充满倔韧,恨不得下一秒管他脸上吐口唾沫。

    “南煜沉,你有本事一辈子别对我腻味。”

    他的手微僵,表情只一瞬便恢复乖戾“你别拿话刺激我。”他拍了拍她的脸蛋,“我怕自己会控制不住干出些什么事来。”

    西子一肚子话只得往回咽,她并不擅于以卵击石,到头来吃苦的无非还是她自个儿。

    南煜沉最欣赏的就是她这点,凡事点到为止,总能够轻易挑起他的愤怒情绪,却不会让它们燃烧起来。

    他俯下身,在她娇艳欲滴的唇瓣上吻得发狠,西子收紧双拳扣在两侧,紧阖的双眸尽量抑制住最后一丝理智。

    南煜沉一把拉下她裹在身上的浴袍,西子呼吸冷抽,直到他霸道而蛮横的强行抵入她身体,她才从恍然失措中警醒过来。

    “痛……”

    他有多久没碰过女人,这样契合的天衣无缝的身体里,西子一试便知。

    在她的印象中,南煜沉并不是个守身如玉的男人,虽然她一次都未察觉到他有过别的女人,但她认定他就是个风流不羁的花花公子。

    “西子,哪怕过了这么久,我们的身体还是能带给彼此畅快淋漓的极致。”

    西子表情染上难掩的羞赧,她咬住牙齿不让自己哼出声,床单因两人热情而狂野的放浪折皱成团,情到高处时,她张开贝齿一口咬住他肩膀,破碎而零散的娇喘依旧难以掩饰的从她嘴里蹦出来。这种羞耻的声音,让她有些无地自容,南煜沉却满怀得意的勾起左唇的邪魅。

    “西子,快,叫给我听。”

    她拥紧他的脖子,牙齿往他血肉里又深陷几分。

    南煜沉传来一记闷哼,西子的举动反倒弄巧成拙般让气氛越发惹火起来。

    一夜放纵,洗尽千帆过尽,这种剥夺灵魂的兽欲痴缠,几乎要把她的血液抽干!

    西子醒来的时候,身旁的男人早就已经不在了。她掀开被子,浑身的淤青掩盖不住昨夜的疯狂,她顶着周身酸痛坐起来,心里某处变得空落落的。

    饶了这么大一圈,最终还是跌入魔窟,那她之前所做的一切,又是何必呢?

    西子洗漱了下,早饭也没吃,急匆匆回了家,她是要陪顾芸芯去商场购买年货的。

    大超市里人来人往,过年的气氛越来越浓,四处可见红红火火的装扮,西子推着购物车跟在母亲后头,顾芸芯心细,很快瞅出她有些心不在焉。

    她没有即刻挑明,“最近商场很多地方的羊毛衫都在打折,我陪你去给煜沉挑几件。”

    西子回过神来,“他不缺衣服。”南煜沉向来注重穿衣品味,几乎各种款式风格都有,很多都是穿过一两次就再没见他穿过。再者,人家要的可都是顶级大牌子,哪能看得上商场里的打折货?

    即便是带有折扣,于省吃俭用惯了的顾芸芯来说也是花血本。

    母女俩走在成排货架间,顾芸芯一身大红色妮子衣颇具喜气“他那些衣服能跟你亲自买的一样吗?”

    她一把抓住女儿的手腕,“走,过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
一揽江山美男心
豪门嫁衣
废柴男神[重生]
穿越——秦淮“名妓”
女神重生之慕紫
超玄幻文明   风鬼传说   异能小农民   乡村艳福   仙武大帝   颤栗世界   终极僵尸王   纯阳武神   龙纹战神   偷香高手   近身狂兵   无敌升级王   大明文魁   花间高手  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<