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020.短暂失明(上)
都市 目录 推荐 下一章
     深度染指:政妻太撩人最新章节列表    http://wap.xs1002.com/ 深度染指:政妻太撩人,020.短暂失明(上)

    商场这会正打着正宗羊毛衫的旗号五折甩卖,西子站在边上看着顾芸芯选款式,这些衣服对普通消费人群来讲质量已经不错了,可是要按照南煜沉那标准,就是次品!

    她压根儿也没打算送。舒悫鹉琻

    “妈,我们还是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西子啊,你快来摸摸质量,这件黑色我瞅着就挺好。”顾芸芯拿着件衣服自顾自,西子拉了她两回也没见她松手,“你看看大小他还合适不?”

    西子拗不过她,敷衍一句,“就这件吧。”她扫了眼标签价,折后三百来块,西子眼见售货小姐把衣服装袋,她敢发誓,南煜沉绝对不会穿这种衣服。

    在他眼里就是十足十的地摊货!

    顾芸芯选的都是自己拿得出手的礼物,奈何她到现在也不知道南煜沉真实身份,否则,别说送件百来块的衣裳,就算送辆轿车也怕人嫌。

    两人拎着袋子经过珠宝专区,顾芸芯眼瞅着玻璃橱窗内一对玉镯花色纯正清透,西子侧过脸就看见她脸上那种莫名的依恋。

    “妈?”

    顾芸芯敛去神色,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西子若有所思,却并未表露出来,两人并肩穿过那一排排昂贵的珠宝首饰,脚步刚迈入钻戒区,只听身后橱窗啪地一声,清脆的响亮伴随四溅的玻璃渣子,吓得西子抱住顾芸芯的头往下蹲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商场内顿时变得一团乱,好几个蒙面人拿着转轮手枪朝天花板鸣枪“谁都不许动!”

    “抢劫啊——”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整栋百货大楼只一瞬便断掉电路,惊慌失措的人群从后猛地撞开顾芸芯母女,西子听见顾芸芯喊她的声音越来越远,她跪在地上四处摸索,眼前一片漆黑。

    “妈?妈!”

    因为是白天,哪怕断掉电源,商场内这会也不至于黑到看不见,但西子不同,自打她八岁那年有幸从水里死里逃生后,从此只要在极度恐惧的情况下,她的双目就会出现暂时性失明,她这种现象,南煜沉也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不绝于耳的尖叫随砸玻璃的声音在她耳畔混成一团,西子摸索在地面的手被来往的人踩了几脚,她睁大眼睛想要看清前方的路,回应她的只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。

    难道年关将至,不法分子竟猖狂到这种地步吗?

    西子好不容易从地上站起来,几声枪响过后,珠宝区域的人群已经基本被他们控制在角落,西子看不见,又与顾芸芯走散,她伸出双手试探着往某一个方向走。

    女人长发很快被人揪住,西子叫出一声,蓦地撞入个结实的胸膛“这么漂亮的妞还真是不怕死呢。”

    面罩下的男人话音模糊,听不真切,西子能够想象出这张面孔有多狰狞,她突然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男人倒是有些怔住,“你不怕我?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说怕,你就能放过我吗?”她冷笑一声,“既然你不会,怕又有什么用;商女嫡谋。”

    男人先是沉默不语,复又笑出声来,“你这女人真有意思。”

    西子可没时间陪他在这调侃,“自首吧,外面这会肯定有很多警察,你们逃不掉的。”

    面罩下的男人眯了下左眼,“老子今儿就是听说这栋大厦是全白水市防御系统最好最完善的地儿,所以打算带几个兄弟进来坐坐。”他修长的指头划过橱窗内琳琅满目的珠宝首饰,“看来,收获不小。”

    这都是些什么人啊?劫匪还能抱着来玩玩的心态?

    西子按耐住狂跳的心脏,闭着嘴巴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男人掬眼瞅向她那双黑白分明的眸子,“啧啧啧,真是可惜了这样一个美人儿,怎么就是个瞎子呢?”

    西子收紧冰凉的手心,起伏不定的胸口因快要膨胀开来的血液而带着些窒息,她尽量克制自己惶恐的情绪,不让跟前这个男人看出丝毫破绽。

    “这不正好,看不见你的样子,对你就不具备任何威胁。”

    “谁说你对我没有任何威胁?”男人忽然凑在她耳侧,“你这张脸对我的威胁力可不小。”

    西子想要挣开他,男人长臂自她腰上一捞,她的额头很快贴在他精致的下巴上。

    西子面色微白,“放开我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我舍不得放呢?”

    被调戏了!

    她皱紧双眉,脚下的五厘米高跟鞋提起后狠狠往下踩,男人黑眸一沉,疼痛感使得眉峰陡然锁紧,他就势松开她。

    “靠!瞎子还穿高跟鞋。”

    活该!

    西子扶住玻璃橱窗往后退,由于看不见东西,她脚下一个不稳往后栽去,还未倒下就被一双大手接住,西子被迫抓住这根救命稻草。

    熟悉的烟草味混合着淡淡的体香,这个味道哪怕混在茫茫人海中她也能闻出是谁。

    万万没想到,这个时候他居然会奇迹般的出现?

    西子撑着男人站稳,清明的剪瞳因错愕而瞪得浑圆,南煜沉一对熏满戾气的冷眸扫向对面之人,“带着你的人,十分钟之内全部撤出去。”

    郎驳取下面罩,露出一张轮廓精致,蛊惑万千的俊脸,“表哥,你事先可是答应了把这商场借给我的,外头各方记者也对这次演习高度关注,怎么能说撤就撤呢?”

    西子心下一惊,通过这个男人的话似乎有些明白过来。

    郎驳欣长的身子就势偎靠在橱窗上,男人自烟盒内拿根烟叼在双唇间,看着南煜沉那张深讳的瞳孔,他就知道,这场军事演习很有可能继续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的每次演习,都是在为服务人民做准备。”

    南煜沉脸色极为难看,郎驳呆在部队这么多年,身上纨绔的性子还是残留不少。西子杵在边上不动,还好是虚惊一场,想来自己母亲也平安无事,只不过她短暂失明的眼睛不会这么快恢复视力。

    南煜沉舌尖抵了下唇角,“马上停止这一切,我不想再重复。”

    郎驳有些懊恼,他拿掉叼着的那根烟上前两步,李综先一步挡在他跟前胁肩谄笑,“表少爷,演习的事儿还是暂且缓缓吧。”

    李综是南煜沉贴身秘书,也是最了解他习性之人,这件事已经毫无商量的余地,郎驳只能自己吃下这口闷亏。

    他弹掉两指间那根未点燃的烟,西子竖起耳朵听见一抹脚步声向她走来,她条件反射般往后退了几步,大概能猜出是谁走过来了。

    郎驳翘起左唇的弧度,“女人,我想我们很快还会再见面的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看上你了,这个理由够么?”

    
一揽江山美男心
豪门嫁衣
废柴男神[重生]
穿越——秦淮“名妓”
女神重生之慕紫
超玄幻文明   风鬼传说   异能小农民   乡村艳福   仙武大帝   颤栗世界   终极僵尸王   纯阳武神   龙纹战神   偷香高手   近身狂兵   无敌升级王   大明文魁   花间高手  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<