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053.西子,给我生个孩子[2]
都市 目录 推荐 下一章
     深度染指:政妻太撩人最新章节列表    http://wap.xs1002.com/ 口脱离那种场合,她也觉得舒坦。

    南子妤从包内拿出个袋子递给她,“这是我的衣服,你先换上吧。”

    西子看了看她漂亮的脸,神色很淡,“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客气,也不是什么新衣服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的是你故意泼在我身上的那杯酒。”

    南子妤剪瞳盯着那面镜子,西子的目光在镜面上同她相撞,南子妤眉眼间的长相与南煜沉极为相似,特别是那双眼睛,太深邃了;无限炼金术师。

    “原来你都知道。”她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要帮我?”

    “我有么?”她挑了挑眉,“泼酒在别人身上还算好人吗?”

    西子觉得跟南煜沉沾上边的两个女人都很怪,瞿吻儿不停装好人,却让她处处受限;南子妤不承认自己是好人,却把她从风口浪尖带走。

    西子看不懂。

    南子妤把衣服袋子放上盥洗台,“把它穿上离开吧,这里不适合你。”她转身迈出个步子,想想后又回过头来,“对了……替我向我哥转告一声,妈想他了。”

    西子微怔,她目光睟向洗手间出口时,南子妤的身影已经瞧不见了。

    女人回到位置上,“我让那位小姐先回去了,她穿着脏衣服也不太好。”

    “正好。”周敏冷哼一声,“眼不见心不烦,阿驳以后不许同这种女人来往,一点礼貌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郎驳一双筷子摔在桌上,“不吃了,没胃口。”

    “阿驳!”

    周敏本还想说什么,郎倩赶紧帮着说话,“弟妹,年轻人的想法我们跟不上,你由着阿驳去吧。”

    眼瞅着郎驳起身闪人,周敏声音越发大,“看看这孩子都被惯成什么样了?”

    西子站在屋檐下等计程车,耳旁的雨声很大,她视线越过朦胧的雨帘向外看。女人身上穿着南子妤那件淡黄色长裙,惹眼的颜色把她细腻肌肤衬托的更加白皙。

    郎驳走到她跟前,“我送你。”

    西子手里提着个装旗袍的袋子,“不用了。”男人张开口,在他还未出声时,西子率先截住他的话,“不好意思,我有男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是谁?”

    “你不认识。”西子目光平视在他胸前,“我不希望让他误会,你先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郎驳双手放在休闲裤内,原本不正经的俊脸微僵,西子觉得某些事情还是说清楚比较好,她不擅长玩暧昧,也不喜欢捉弄谁的感情。明知不可能,就该跟人家说清楚。

    “我很爱他,除了他,我的眼里容不得任何男人。”

    郎驳舌尖顶了下腮帮子,嗓音听上去依旧难掩吊儿郎当“谁这么大福份,能把你迷成这样?”

    “一个很普通的人。”她把搭在胸前的头发拨到肩后,“我先走了,希望我在白水市的事情你别告诉我妈,我不想她担心。”

    西子伸手到雨里拦下辆出租车,郎驳个头拔尖的屹立在原地,他黑曜石般的眸子一瞬不瞬瞄着她冲入雨幔的身影,直到计程车发动引擎,他视野内的女人很快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郎驳抬手摸了下左心房的位置,这家伙今儿怎么有些不舒服了?

    西子回到皇俯濠庭,这个牢笼让她压抑、恐惧甚至害怕,可她没有办法,锁在她脚上的铁链不管放有多长,南煜沉只要动动手指,她就会乖乖跑回来。

    西子掏出钥匙开门,南煜沉正独自一人坐在长桌上吃饭,听见门口有动静,男人掬起鹰眸。

    西子不在,赵妈不敢同南煜沉坐在一张桌子用餐。

    他放下碗筷“怎么不接我电话?”

    “我们之间还有什么好说的么?”她拎着口袋直接走向楼梯,南煜沉大步迈过来拉住她,“西子。”

    西子甩开他,“别拉拉扯扯,我不喜欢。”

    “我有做过你喜欢的事吗?”

    她懒得跟他争辩,女人转身想上楼,南煜沉抓着她手腕擒到跟前,“你打算一直摆出这副脸给我看么?”

    西子没有挣扎,她知道没有用。南煜沉害得她生不如死,她也看不得他好过。

    “我只有这副脸,如果你不喜欢可以把我撵走;三界旅行社!”

    男人唇线紧绷,低沉的嗓音缓缓软下,“西子,我们往后重新开始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开始?”

    “忘掉过去。”他说,“以后我们好好过。”

    说的多简单!

    她表情冷淡,“你自己决定就好了,没必要跟我说。”

    “西子,你非得要这样吗?”

    “不然呢?你还想我笑着跟你说话么?”西子潭底发笑,她站在楼梯第二层台阶,正好与楼梯下的南煜沉身材一样高,“我说什么对你来说有意义么?只要是你决定好的事情,我的意见跟废话有什么区别?南煜沉,你现在这样不会觉得自相矛盾么?”

    男人眼角缓缓眯起,鹰隼般戾气逼人的脸淬过某种深藏不露的敏锐。他右手扣住她腕部力道加重,西子手臂发麻,南煜沉包裹着纱布的手掌有血液渗出,他伤口崩裂了。

    西子视而不见,手腕的酸胀让她有些承受不住,可她忍着没喊出来。

    南煜沉表情有种隐忍的疼痛,男人挺拔的杵在那里,站着不动时,犹如被人精雕细刻而出的雕像。他脖子上,还戴着她今早选的领带款式,西子记得,他身上每一件衣物都不会重复穿第三次,哪怕手腕上的名表,南煜沉卧室的橱窗里都整齐排列着上百个,都是很难再找到的限量版。

    他对于生活极为挑剔,都说男人是个喜新厌旧的动物,这点在南煜沉身上表现的特别明显,卧室的床单被辱必须保证每天都要换上新的,他肌肤小气,寸土寸金都金贵到烫手,同它主人一样洁癖严重。

    而她,是他身边屈指可数的旧物。西子等待着他哪天洁癖犯了好把她扔了。

    两人僵持不下,赵妈实在看不下去走出来说话,“西小姐,煜少从11点就开始等你回来吃饭,现在都快一点半了,他刚端着碗你就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赵妈,连你也觉得是我的错么?”

    赵妈知道西子性子倔,认定的事很难再改观,“西小姐,我站在局外,不清楚你们谁对谁错,但我看得出来,煜少他很爱你。”

    西子感觉到握住她手腕的那只大掌猛地颤了下,女人凤目轻轻碾在南煜沉高深莫测的脸,他潭底晦暗,俊颜深沉,要想从这张风云不变的脸上寻找出过多的情绪,着实很难。

    西子问他,“是么?南煜沉,你是爱我吗?”

    赵妈不敢多呆,识趣的回到佣人房。

    西子直勾勾看着他越发难看的脸色,“烧掉我妈起早贪钱用长满老茧的双手挣来的血汗钱,找房东闹事把我关在警察局,一步一步把我逼至无路可退的绝境。你的所作所为,就是赵妈口中看出来的爱我么?”她鼻腔里扬起股哼哼笑意,“南煜沉,原来这就是你爱我的方式?”

    男人一对细长的桃花眼浅眯起,“不可以么?”

    “可以,好得很!”

    西子用力拂开他,“如果这就是你的爱,那我只能说,你根本不懂爱!”

    南煜沉左手轻落入西装裤内,他身子慵懒的侧靠在楼梯扶手上,精琢细凿的脸蛋恢复成以往那种讳莫如深,“西子,你别太把自己当回事儿,爱你?滚去做梦吧!”

    “这样最好。”西子悬在心尖的石头落地,“我还是比较喜欢我们之间互相折磨的相处模式,谈感情太伤神了。”

    南煜沉菲薄的樱唇越抿越紧,深褐色瞳仁内有一袭极快的苍白划过。

    西子旋过身去,莫不吭声上到二楼,男人没再跟上来。她把自己的洗漱用品和衣物全都搬去隔壁客房,西子打算找个时间去法院做个记录,分房睡期限一到,她就提出离婚。

    哪怕离婚机会渺茫,她也要试试。

    整个下午,西子都坐在客房里上电脑,她转发了几条近期娱乐圈闹的沸沸扬扬的微博,看着别人的分分合合,她心里有种难以言喻的感觉;圣魔猎手。

    婚姻不易,且行且珍惜。

    赵妈在门外敲门,“西子,吃晚饭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她停掉QQ音乐,阖上笔记本电脑,齐琴想她昨晚醉成那样,以为西子会睡到这个时间点才醒,她买了些水果跑来看她,欧洲风格的阑珊铁门没关,齐琴进来后在别墅下按了门铃。

    赵妈双脚刚踩下楼梯就听见声音,“来了。”

    南煜沉坐在沙发上等着西子下来吃饭,赵妈打开门一见是昨晚送西子回来的人,齐琴挽起笑容,“你好,我是来看西西的,她在家么?”

    “在。”赵妈点了下头,她让齐琴进来。

    西子正好下来,齐琴是典型的短发大嗓门,“我西哥,怎么样了?脑袋还疼么?”

    西子眼见是她,脸色微变,齐琴把水果塞到她怀里,“知道我是来蹭饭的,你心里不乐意是吧?”

    “谁让你是个大饭桶。”西子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解释,只好佯装没事,“你真会赶时间。”

    齐琴鼻子灵,老远就闻到餐桌上有好吃的,她走过去不客气的坐下,眼神澄亮澄亮的,关键还偷吃,“哎嘛,神厨啊!”

    南煜沉放下遥控器起身走向这边,西子视线很快同他对上,不过女人立马挪开了。

    齐琴用筷子夹了大把竹笋送入嘴里,她转过头,“西西……”要说的话,在看到她做梦都想偷亲的男神时,惊得噎住。齐琴不住咳嗽,嘴里菜渣喷出来不少,她的完美形象竟然在男神面前毁于一旦,齐琴有种无地自容的感觉。

    她瞪起双凤眼看着西子,“天啦!校董也来你家蹭饭?”

    真真儿是长相决定命运啊!

    西子不知道要怎么开口,南煜沉衬衫袖子挽在肘际,男人面无表情坐上他的专属位子,“西子是我太太。”

    我擦!

    齐琴下巴直接掉到地上,“谁是谁的太太?”于她来说,这绝对是个晴天霹雳,齐琴打死都不愿相信,“我居然还在做梦?!”

    西子把她僵硬的身体摁在椅子上坐下,“很抱歉,我本不该瞒你,但这件事说来话长,我不知道从何说起。”

    说多了都是泪。

    齐琴脑袋发矇,西子居然会和南煜沉沾上这么大的关系。她不可侵犯的男神,竟是她闺蜜的……老公?

    西子张开唇瓣,齐琴推出手掌制止她的声音,“等等,我有些乱。”

    五雷轰顶啊!

    她单手撑住桌沿站起,西子眼瞅她脸色不对劲,“齐琴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齐琴神情恍惚朝外走,“我没事,这个梦太雷人了,完全没有逻辑性,我得先回家冷静一下。”

    西子知道她喜欢南煜沉,齐
一揽江山美男心
豪门嫁衣
废柴男神[重生]
穿越——秦淮“名妓”
女神重生之慕紫
超玄幻文明   风鬼传说   异能小农民   乡村艳福   仙武大帝   颤栗世界   终极僵尸王   纯阳武神   龙纹战神   偷香高手   近身狂兵   无敌升级王   大明文魁   花间高手  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<